三明市长蒜电子企业

当前位置:三明市长蒜电子企业 > 社会 >

广州浪奇存货“黑洞”持续扩大,财务问题浮出水面

admin 2021-01-10 08:18 未知

继5.72亿存货不翼而飞、接连“被仲裁”、债务逾期、多数银行账户被冻结以及土地拆迁巨款风波等系列暴雷事件后,广州浪奇(000523,股吧)的“传奇剧本”仍在上演。

近日,广州浪奇自曝公司新增3154万元帐实不符金额,累计金额达到8.98亿元,相较于最初的5.72亿增长超50%。伴随“存货失踪”事件而来的,还有公司日益紧张的经营状况以及逾期的债务危机等。

作为一家老牌的上市公司,浪奇于1993年就已实现上市,且在当年的中国日化市场份额排名中位列第二,仅次于上海白猫。然而,成立至今的61年时间,浪奇似乎一直在走下坡路,尤其是近两年,经营业绩下滑,债务高筑,令人唏嘘。

存货“黑洞”扩大至8.98亿,曾主动与高风险公司合作

12月25日晚间,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掌握证据表明贸易业务存在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存货金额及其他账实不符已发出商品金额累计达到8.98亿元,本次新增3154万元,预计会在今年年末将其转入待处理财产损益,并计提相应减值准备。

据公告显示,这3154万来自广州浪奇储存于会东仓,且已被金川公司在未经广州浪奇正式确认的情况下销售的2428吨黄磷所对应的货值。

据了解,金川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姚之琦,因涉嫌犯罪目前已被广州警方立案侦查。广州浪奇及子公司对姚之琦实际控制的金川公司、天亿公司、金富公司的应收预付款项合计金额为1.35亿元,目前已全部逾期。浪奇坦言,款项能否收回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事实上,早在今年9月下旬,广州浪奇就曾自曝其位于瑞丽仓、辉丰仓的近6亿存货“不翼而飞”一事。而10月底,广州浪奇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中进一步披露,上述提到的问题仓库除了瑞丽仓、辉丰仓之外,又新增了4个仓库,同时对应的风险存货货值金额已增至8.67亿元。

如此来看,广州浪奇的存货“黑洞”似乎一直在扩大。业内人士表示,由于目前仍处于调查阶段,未来这一“黑洞”是否会继续扩大以及何时能见底也还有待后续观望。

回顾最初曝出的“瑞丽”、“辉丰”两仓存货失踪一事,情节也算是跌宕起伏。9月27日,广州浪奇在公告中表示,公司与江苏苏鸿燊、江苏辉丰分别签订了《物流外包仓储合同》及4份仓储合同,将价值4.53亿元、1.19元的货物分别储存于瑞丽仓和辉丰仓。但后来公司相关人员多次前往两个仓库,均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且两家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广州浪奇存储的货物。

辉丰表示其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相关合同,而鸿燊负责人黄勇军更是因此对媒体爆料称,此前仓储合作是广州浪奇主动邀约,且在得知鸿燊没有化工原料仓储资质时,还帮助其联系租用了瑞丽仓,不过此后黄勇军并未见到过广州浪奇的货物进出。

据业内人士透露,广州浪奇与鸿燊公司签订的《物流外包仓储合同》,其合同编号为HSWL20190901,据此来看,该合同应该是于2019年9月1日所签订。蓝鲸记者通过天眼查了解到,在该合同签订之前,鸿燊公司就已存在多处高风险提示,陷入较为严重的经营危机。

而浪奇披露的信息显示,其位于鸿燊公司管理下的瑞丽仓存货货值为4.53亿元,甚至远高于另外5个仓库的货值数额。

为何浪奇要主动联系一家危机公司,并将大批存货交由这家并不具备仓储资质的公司来负责管理?这其中缘由耐人寻味。

蓝鲸记者曾就此致函广州浪奇,不过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业绩不佳、债务高筑,浪奇经营危机显现

如果说上述提到的存货问题只是冰山一角,那么冰山之下,则是广州浪奇更为严重的经营深渊。

广州浪奇的三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实现营收53.42亿元,同比下滑47.81%;净利润亏损11.70亿元,同比由盈转亏。其中,第三季度亏损10.55亿元。

此外,广州浪奇一些主要的贸易业务客户也陆续出现未按合同约定支付货款的现象: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贸易业务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0.66亿元,逾期金额为26.35亿元,在当期营收和总资产中占比均不低。同时,公司在贸易业务的预付账款账面余额为16.42亿元,其中账龄超过90天的金额为9.61亿元。由此可以看出,公司存在着大额坏账的风险。

受上述因素影响,公司在现金流方面的表现也不容乐观。据证券市场红周刊(博客,微博)报道,自2014年起,广州浪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就持续为负数。2014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经营活动现金流累计流出金额高达26.36亿元,这与其多年来持续盈利的业绩表现明显不匹配。

当广州浪奇还苦于前述自身难题时,外部的债务危机接连而至。

11月18日,公司发布公告称,经财务部门统计核实,公司近期新增逾期债务7项近1.8亿元,公司累计逾期债务达到7.04亿元。截至11月17日,广州浪奇及子公司近期新增11个银行账户冻结,冻结金额为1616.20万元。目前,公司及子公司共39个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的资金余额合计9818.34万元。真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作为一家老牌日化上市企业,浪奇为何会发展至此呢?这或许与公司品牌影响力下降、性价比优势弱、对研发投入的重视少有相关。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表示,在当下云消费时代,互联网依托大量的平台可以整合一切资源,反映在营销层面则是产品的销售开始打破时间和空间地域限制,消费者可以在线上全方位比价来选择产品,而这对于过去那些依托传统渠道体系为生的企业来说,受到的冲击不容小觑。

“就浪奇来说,它在生产和加工上的能力不错,且在过去以线下渠道为主的年代,消费者选择余地有限,浪奇凭借着渠道布局上的优势和低价路线,可以获得一定的市场规模。但如今,行业进入到一个充分竞争的阶段,消费者在产品上可选择的渠道和种类都变多了,传统企业的优势便被弱化。这时候,传统企业如果在技术研发和品牌文创方面还没能有所突破,没能持续提高自身品牌溢价,同时缩小跟国际品牌之间的代际差,那么公司后续发展会越来越困难。”

目前曝出的种种事件,都很大程度表明了广州浪奇内部管理的混乱。尤其是存货失踪事件,在快消行业新零售专家鲍跃忠看来,要么是公司在管理上存在极大的漏洞,或者说根本没有管理;要么从工业企业财务管理层面来看,就是浪奇在虚增库存,来补给公司的营销费用或者其他的一些损益,从而维持公司正常的财务运转。从目前来看,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而关于此类事件造成的影响,鲍跃忠表示,经济损失是浪奇受到的最直接影响,此外,负面事件的连续发酵也影响到了投资者的利益,在持续消耗掉投资人和用户的信任之后,浪奇后续的发展不容乐观。



Powered by 三明市长蒜电子企业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版权所有